《官望:权利冲天》 0644章 她心不在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郗风山忽然想起他的秘书与端木玉琳曾经是玫山县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的同事,而且在去“小山居”吃饭期间,他的秘书还开玩笑地提起过,端木玉琳在大学求学期间曾经与他的原男友、现丈夫爱得轰轰烈烈。

    郗风山觉得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得对端木玉琳的有关情况再进一步探听,以便深入了解清楚端木玉琳此人究竟是否可靠与可信,千万不可因为一时抵制不了端木玉琳的迷惑而导致阴沟里翻船。

    郗风山于是装作关心下属的样子,向他的秘书打探起端木玉琳来:“这个端木玉琳作为一位年轻女干部,在这偏小山区的小山镇担任镇长还真难能可贵,你刚才说过他丈夫在灵海市一所大学教书,这家伙也没想想办法把她调到灵海市去?他们两口子这样两地分居倒是不容易??”

    郗风山的秘书因为刚才喝了一些酒,再加上端木玉琳又不在现场,所以讲起话来也就颇有些随意:“郗副县长,我们外人当然希望端木玉琳两口子能够同在一地工作,但是作为她丈夫的那位年轻音乐教师兴许却不愿意夫妻天天相对吧,搞艺术的人都追求洒脱自由、无拘无束;我有个大学同学与端木玉琳丈夫是同学,据他有一次来玫山县参加同学聚会透露说,当初端木玉琳在大学读书期间原本有相恋已久的男朋友,那年轻音乐教师原先也有到了谈婚论嫁阶段的女朋友,好像是因为编排一个参加学校什么晚会的音乐节目,两人单独相处多了,渐渐就擦出了火花,两人都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前任朋友,全然不顾老师、同学等外人的议论纷纷,公开走到了一起,据说那风流才子把年轻貌美的端木玉琳追到手之后,却并不珍惜,那家伙至今还会与他的更年轻貌美的女学生惹出点什么绯闻来??”

    郗风山的秘书因为车上的另一个人是郗风山的司机,大家都是郗风山身边的人,所以聊起天来也就无所顾忌,他喝了两口矿泉水,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道:“端木玉琳大学音乐系毕业时原本不愿意回到家乡玫山县工作,而是强烈要求那位音乐教师想方设法去活动活动,帮她在灵海市谋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然而那位音乐教师却随意应付,‘出工不出力’,并未在灵海市为端木玉琳安排一个让她尽如人意的职位,端木玉琳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到玫山县,在玫山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之后,端木玉琳如鱼得水,风生水起,从秘书科普通科员,到秘书科副科长,再到秘书科科长,之后年轻轻轻又坐上了小山镇镇长的宝座,伴随着端木玉琳的一路升迁,她的同事、熟人甚至朋友对她的议论纷纷一直没有消停,有人说她善于卖弄风情,有人说她擅长攀附贵人,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郗风山听罢他的秘书对端木玉琳及其丈夫花边新闻的描述,或许顾及他那玫山副县长的身份,不适于像他的秘书那般津津乐道地议论他那作为小山镇镇长的下属,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看来端木玉琳这大学音乐系毕业的干部,还真是充满艺术气息和特征,活泼大方,活跃大胆??”

    郗风山已经从他的秘书那里获得了他意欲获知的信息,便在轿车后排闭目养神起来。

    郗风山从他的秘书对端木玉琳的议论之中,已经探听清楚端木玉琳那个在灵海市一所大学任音乐教师的丈夫对她似乎并不珍惜,况且那家伙自己还喜欢拈花惹草,郗风山由此推断,“搞定”端木玉琳之后,她家后院起火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对于一个至今还与女学生传出绯闻的丈夫来说,他有什么资格去盘问或者质疑他妻子端木玉琳在外面的私生活?至于端木玉琳究竟是不是善于卖弄风情,那简直是不言自明,而且当天晚上赴佳人之约之后一试便知……

    郗风山与其说是在闭目养神,不如说他是在为他当天晚上赴佳人之约而养精蓄锐,其实家在外县的郗风山由于与妻子仅仅“每周一歌”,他对当天晚上在端木玉琳温柔乡的预期表现信心满满,况且他忽然想起西方有句谚语:“权力是最好的妙药”,他更加深信能在有求于他的女下属面前有出色表现。

    “小山居”的午宴在主角郗风山的离席之后,端木玉琳显然已是心不在焉,一方面她深知对蒲淞陵的招商引资绝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便能轻易一蹴而就,蒲淞陵作为投资者肯定还得反复考察认证;另一方面,她似乎已经看见玫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宝座已经在向她频频招手,对于小山镇这个来回一趟玫山县城都要花费老半天时间,到山村下乡时一不留神手机就接受了隶属于另一个地级市的邻县山区镇信号,成了漫游的偏小山镇,她迫不及待想尽早离开,端木玉琳于是很快不动声色地让午宴早早收场。

    端木玉琳结束午宴时专门安排小山镇分管招商引资工作的副镇长全程陪同跟进蒲淞陵这两天的考察论证工作,在与蒲淞陵握手道别时,端木玉琳煞有介事地说刚才她送郗风山副县长上车的时候,郗风山副县长还一再强调小山镇政府务必要全力以赴支持和协助蒲淞陵先生的投资考察工作,促进蒲淞陵先生尽早实现造福桑梓的美好愿望。

    结束晚宴后,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端木玉琳匆匆赶回镇政府宿舍。小山镇被称为玫山县的“西伯利亚”,镇政府宿舍楼是两幢有十多年楼龄的半旧楼房,除了小山镇委书记以及小山镇镇长端木玉琳两人分别住有一套二居室套房之外,其他的镇干部分别根据其级别和履历,论资排辈享受大小不一的一居室以及单间住宿待遇。

    端木玉琳进了卧室,对着梳妆镜仔细审视着镜中的自己,一头飘逸的秀发,一双迷人的丹凤眼,一张俊秀的俏脸,由于中午喝了一些酒,她还看见镜中的自己双颊漾起两抹红晕,端木玉琳满意地朝镜中的自己扮了个鬼脸,她心想这么一个美人儿岂能不让郗风山心旌摇荡?

    端木玉琳为了晚上能以最佳的风貌出现在郗风山面前,从而能让那个可以在几年内掌握她在玫山县仕途命运的人会给她予足够的欣赏和青睐,草草洗了个脸,便匆匆上席梦思午睡,准备下午两点钟左右让小山镇政府司机送她赶往县城。

    端木玉琳躺在席梦思上,不知是中午喝了些酒导致兴奋的缘故,还是因为晚上要与玫山副县长幽会引发兴奋的缘故,总之毫无睡意,辗转反侧,难于入眠。

    端木玉琳不禁陷入对往事的深深回忆之中:

    当端木玉琳从玫山县政府办公室秘书科长被提拔为小山镇镇长时,掩饰不住内心深处的欣喜,在县委组织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的陪同下兴冲冲地赴小山镇政府报到时,迎接端木玉琳的是小山镇委书记巩方远等小山镇一众副镇长皮笑肉不笑的勉强欢迎,巩方远对端木玉琳并不认同的原因简单得很,他认为端木玉琳年轻轻轻就空降小山镇担任镇长,肯定上面有人,那么就可能动摇他在小山镇的绝对权威;小山镇一干副镇长对端木玉琳并不“感冒”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端木玉琳的提拔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一个提拔的机会。

    在灵海市工作的一班大学时代的闺蜜听说端木玉琳荣升为小山镇一镇之长,兴致勃勃地说要来?:匾幌?,顺便来镇里浏览一番;结果当她们到了玫山县城之后,还要一路颠簸地开两个多小时的车,才风尘仆仆地到达小山镇的时候,那班闺蜜甚至还以为端木玉琳是被“发配”到小山镇工作。

    端木玉琳参加的首次小山镇委、镇政府两套班子联席会议,小山镇委书记巩方远在向镇两套班子领导成员介绍端木玉琳的时候,阴阳怪气地如此这般介绍本美女:慕容镇长年纪轻轻就空降小山镇担任一镇之长,说明慕容镇长无论是水平,还是能力,又或者是执行力等多方面都有过人之处,以后各位镇里的分管领导无论是在征地拆迁,还是在污染整治,又或者是综合治理等等各项重点、难点工作方面,都要直接向慕容镇长多加请示,巩方远这人表面上对端木玉琳的工作是补台,实际上无疑是以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暗中拆台。

    就在此时,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端木玉琳从回首往事之中拉回现实生活中来。

    端木玉琳看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她丈夫来电,她一接听,她丈夫告诉说当天下午回家,现在已经在路上,晚饭之前就可以到家。

    端木玉琳心中暗暗叫苦:明明已经约好副县长郗风山今天共进晚餐,之后温情幽会,能否顺利登上玫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宝座,成败在此一举;然而突然之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可如何是好?

    端木玉琳大脑瞬间高速运转起来,疾速思考如何编造一个无懈可击的借口,为今天晚上她与玫山县副县长郗风山的柔情幽会而扫清障碍,铺平道路。

    “喂,玉琳,你在听吗?”手机那头,端木玉琳的丈夫项林森在询问。

    端木玉琳眉头一皱,脑洞由此大开,一个完满借口随之而来:“中午接待一个祖籍小山镇的灵海市客商,喝酒喝得头晕脑胀的,我这不是正睡午觉嘛,睡得稀里糊涂的,刚刚被你吵醒,都还没清醒过来呢;对了,我今天下午还要继续陪同那灵海市客商考察投资事宜,晚上还得接待应酬那客商,力争敲定那个投资项目,如果能洽谈成功的话,这将会是小山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外来投资项目,晚上我应酬肯定要喝很多酒,简直是要拼命招商,今天晚上我就不回来了,晚餐你自己搞定吧,明天是周末,明天晚上我会回来;对了,你今天怎么心血来潮,回家来了?”

    项林森在手机那头对端木玉琳的话似乎半信半疑:“玉琳,你们小山镇那么偏远的山区镇,那灵海市客商竟然还会到小山镇投资,那家伙不是脑子进水了吧?本帅哥明天周末没课,想着连休三天,就回家来了??”

    端木玉琳口气开始不厌烦起来:“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位灵海市客商祖籍小山镇,人家不是想造福桑梓,光宗照耀祖嘛!对了,今天晚上的玫山县有线电视新闻应该可以看到这条新闻,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就等着看电视新闻吧;好了,我想再睡一会,下午还得再接着忙呢,哪里像你这个大学音乐老师那么悠闲??”

    端木玉琳当初在大学音乐系就读期间,由于在参加大学校庆文艺晚会的节目准备工作中,被指导节目编排的项林森这个风流音乐教师借机搞定,而被迫与原男友分手,项林森在觅上了端木玉琳这个年轻貌美的新欢之后,便断然与原本已经进入谈婚论嫁阶段的女友分手。

    端木玉琳当初之所以半推半就地让项林森得手,是因为项林森在疯狂追求她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说可以想方设法安排端木玉琳留校工作,那时天真幼稚的端木玉琳信以为真。

    起初项林森也的确为端木玉琳留校工作之事也极力活动,然而由于项林森不过是大学里面一个年轻音乐老师而已,完全是人微言轻;而端木玉琳仅仅是一个普通二本大学毕业生,自身素质也并不过硬;加之项林森连哄带骗拿下端木玉琳之后,为端木玉琳留校工作之事四外活动屡碰钉子之后,便知难而退,结果端木玉琳留校之梦最终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