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娱乐_天游娱乐平台|天游娱乐主管 > 狼与兄弟 > 【2805】那些鸟儿

《狼与兄弟》 【2805】那些鸟儿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我早都咨询过了,除了彼岸花,没有更适合再我这个手腕处的图案,没关系的,血狼都抗过来了,现在一个彼岸花,怕什么,我就要曼珠沙华,别的,你也不擅长,而且我知道,你这一生,都在研究这两种图案,曼珠沙华,还有血狼,还好,我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品,都在我身上展现一下吧,我喜欢那鲜血似得曼珠沙华,我也不需要你这个时候给我展现亏欠了,我都这个逼样了,我还怕什么?。咳绻娴亩晕矣锌髑?,可以从别的地方,别的层面弥补我,这样比较实际,不是么?”王赢邪恶的笑了。

    老板娘皱了皱眉头“你不用和我话里话外的,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和之前不一样,我建议你好好思考思考再过来,过一段时间再下决定吧??”她说到这,又看着凡骁“你是他朋友,你顺便也劝劝他,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不适合曼珠沙华,不要不信这些??”

    凡骁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吭声,王赢从边上却翘起来了二郎腿“废话这么多,是不是太平日子不想过了?嗯?一大把年龄了,想找点新鲜刺激是吗?”

    王赢这话一说完,对面的老板娘随即也笑了,场面的气氛顿时之间就有些尴尬了“你毛长全了吗,就在这和我说这样的话?你以为你是谁啊,小伙子,混了两天社会,就真的觉得自己是社会人了?身上多点伤疤,就觉得自己是生死之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有人和我这么说话了,真好,真好”王赢冲着老板娘拍手“我不以为我是谁,但是我现在烂命一条,也什么都看得开,哪怕我不是人,是一条狗,那你也得小心点是不是,别让我的咬了你,咬不死你你也得打狂犬疫苗,这个事情就不值当了,再说了,我也不是不给你钱,这有啥的,也不要用你的过往的事情来压我,没用的,都是什么时代了,还管的了那么多?谁怕谁?。课颐缓湍憧嫘?”

    老板娘眯着眼,想着王赢说的这些话,眼神不停的晃动,许久之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冲着王赢笑了起来,转身走到了自己的纹身机处,冲着王赢示意了一下,王赢随即坐到了纹身机的边上,麻药都没有打,老板娘直接动手,就给王赢招呼了起来,说实话,王赢觉得手腕这么点的地方,这么小一束彼岸花,有个一两小时,实在不行,三四个小时,怎么也能搞定了,结果老板娘居然足足用了三天,三天的时间,没有接任何的活儿,王赢甚至于都没有离开这个纹身馆,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纹身馆了。

    三天之后,王赢伸开手掌,再他伸开手掌的情况下,从他左手手指往下,一直延伸到了他的左手手腕处,异常妖艳,犹如鲜血般血红的彼岸花,出现在了这里,生灵活现的,似乎就犹如网络上面的图片一样俊美,看起来更是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再手指的位置处,还纹上了花瓣,老板娘的手艺太棒了,从头到脚,犹如赋予了这彼岸花生命一样,更像是这彼岸花,就从王赢的手上生长出来了一样,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凉。

    再他几个手指的位置,还有彼岸花的花瓣儿,尽管他现在整个手指的活动不是很灵活,但是偶尔能攥上拳头,再打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更加的妖艳,这么多年,包括凡骁也是一样的,见过纹身的人太多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彼岸花这样的纹身,就算是偶尔极少数能有,也绝对倒不了这样的地步,老板娘明显对于自己的挥,也是异常的满意,这对于她来说,更像是一件艺术品,她最后看着王赢的手腕的时候,自己激动的居然落泪了,没有人清楚她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是好坏王赢也是懂得,这彼岸花,也是真正的出了王赢的预料,比他预想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第四天的时候,王赢哪儿都没有去,就盯着自己的手掌,不停的轻轻的活动着,看着自己手上的彼岸花,他甚至于一瞬间,觉得自己都能攥紧拳头了,当然了,这只是心理作用,不光是王赢,老板娘几乎每天也会在欣赏王赢的手腕,也在拍照,也在留念。第五天的时候,王赢买了一只黑色的手套,带到了自己的左手处,这个时候的王赢,其实已经想好了,自己的余生,这个手套,要跟着自己一起度过了,毕竟走在大马路上,如果随时把左手亮出来的话,那朵彼岸花,定然会成为所有的焦点。

    就在叉叉纹身馆,王赢左手带着手套,右手端起来了一个茶杯,正在喝茶,一边喝茶,一边对面的老板娘也过来了“怎么着,从我这里还赖上了,这么多天了,也不走?我不是说过了么?不收你的钱了,就当是我送给你的,我们两清了,你走吧??”

    “有些事情能两清,有些事情可不能两清,尤其是你和先知鸟的关系还是那么的紧密”

    “先知鸟,什么先知鸟?。?”老板娘从边上笑呵呵的开口,就在她还要说话的时候,王赢从边上打断了她“可能你还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我再先知鸟藏身的那一幢庙里面,把先知鸟给带走了,而且这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交流的不错,她告诉了我很多事情,比如说,先知鸟只是一个称呼,一个外号,但是降龙伏虎所有的信息情报网人员,都是有这样称呼的,先知鸟是所有情报人员的统领,然后先知鸟的所有下属,都是以鸟的名字命名的,比如说百灵,卷尾,杜鹃,黄鹂,旋木雀,等等等等??”

    “先知鸟手下到底还有多少只鸟,我也不清楚,但是鸟儿么,展翅翱翔,俯视大地,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鸟名字,每个鸟名字,就代表了一个人,或许是一群人,再或者,就是一个情报机构,这个人,可能是一个公务员,可能是一个市老板,也可能是某一个企业家,也可能是某一个农民,当然了,也可能是某一个纹身师??”

    老板娘听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盯着王赢,她这会也是才琢磨过来,王赢这一次过来,还不是单纯的就想要纹个身这么简单,闹了半天,纹身只是一个理由借口,最主要的事情,再这里呢,看着对面的王赢不说话了,老板娘这个时候从边上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也是这先知鸟的某一个下属当中的一只鸟儿了?是吗?”

    “那到不会,你可比那些鸟儿厉害多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当初先知鸟开始归拢那些鸟儿的时候,你是先知鸟的下手副官,后来因为和贡嘎啦恋爱,所以才不再给他做事情了,你算是那种很痴情的女子,为了和贡嘎啦恋爱,放弃了很多很多,结果贡嘎啦后来背着你搞破鞋,还被你现了,一气之下,你和贡嘎啦决裂了,然后你也没有脸再回去帮先知鸟做事情了,但是自己却有一身纹身的本事,所以你就开了这家纹身馆,自己隐姓埋名,不在过问任何江湖中事了,至于你纹身的本事,其实也是和你师傅学的,你师傅也是一个纹身大师,是个女子,叫芳芳吧,然后,你是她唯一的关门弟子”

    “这时间一过,这么多年就全都过去了,现在也不知道你师傅怎么样了?还活着没有?。坎还揖醯镁途退闶腔钭?,估计也是行动不便了吧,不过你这个徒弟也算是给她长脸了??”王赢笑呵呵的看了眼对面的老板娘,随即平静的开口“婳姐,对不对?”

    老板娘听见王赢说这个,突然之间就伸手抓住了王赢的脖颈,另一只手从兜里面掏出来了手枪,枪口对准了王赢“我警告你,你别逼我,听见了吗?差不多就得了,别他妈的得寸进尺??”老板娘明显生气了,而且看得出来,她的情绪也有些激动,但是王赢冷的似乎就和一个没事人一样,他从边上端着茶杯,继续喝了一口“我这个人从来不得寸进尺,尺太小了,不够我进的??”王赢挂着一脸的自信“而且你觉得如果我没有一点点准备的话,我会敢来找你吗,我可以肯定,你不敢杀我,因为我知道你妈是谁,也知道你爸是谁,也知道你的孩子再哪儿工作,我什么都知道了以后,我才过来找你谈的,但是我不想要你的命,一切看在贡嘎啦的面子上面,我们可以谈,但是如果你拒不配合的话,那就别怪我生灵涂炭,滥杀无辜了??”王赢“呵呵”的笑了起来,盯着老板娘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杀意“你觉得有我王赢做不出来的事情吗?”

    老板娘这一下不吭声了,她气的浑身颤抖,上下打量着王赢,王赢这个时候把茶杯放在了边上,突然之间抬手就去抓老板娘的手枪了,吓的老板娘浑身上下一哆嗦,下意识的把枪收了回来,这个时候,她的气场上面已经完完全全的落入了下风,王赢看着她的样子,从边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显得十分的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