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锅[综英美]》 71.C位不一定是出道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抱歉跳着看文的小天使们,要48小时才能看新章哦  两人到来的声势大得很, 当然不可能继续选择潜入这条路。死侍反而感觉挺好, 他已经习惯了用武/士/刀杀出一条血路这种做法, 何况这次还完全不需要防御背后。

    未记名端着m4,就走在他后面。

    两个人身上洗不去的硝烟味交缠在一起, 不用担心鲜血会吓到小甜心啦, 是完美的约会。死侍决定无视自己表白翻车的事实,假装这是次约会。

    啊太美好了,死侍偷偷转头看未记名。

    不知道基尔格雷夫控制了多少人,又雇佣了多少保镖打手。两边走廊里有人走动的声音。确认听到了枪械碰撞的金属声, 未记名根本没有细看, 先往左边开了枪。

    佣兵应声而倒, 但仍有源源不断的人, 统共七八个, 各自端着枪械,未记名抓住那人尸体当做盾牌, 挡住子弹,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去。

    死侍那边, 右边的走廊里,冲出的却不是佣兵,而是几个平民。

    死侍毫无心理障碍地举枪,对那冲过来的学生样敌人开枪。直到那学生少女倒下, 因为杀戮格外兴奋的大脑, 才随着那一声尸体撞击地面的闷响, 骤然清醒过来。

    他面罩下的笑容僵硬了一瞬,很想转头去看未记名的表情,但同时又不太敢这么做。又一个平民冲过来,狠狠将一把小刀扎入死侍的腹部,但雇佣兵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一不注意就没刹住车。死侍想要挡住那个女孩子的尸体,但显然没法这么做。反倒是未记名,听枪声戛然而止,回头过来看死侍怎样了。

    杀人无数、本应毫不愧疚的死侍在这一刻,却有种等待审判的死刑犯的感觉,未记名能接受吗?曾经,美国队长就是因为他毫不在意平民伤亡,把他给狠狠揍了一顿。死侍也因此和那些级英雄们合不来。

    “韦德?”未记名反手一枪击倒一个打手,抽出空来,疑惑地看死侍被动地承受一刀又一刀。他的视线扫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眼神并没什么波动,“怎么了?”

    很平淡的语气,并不觉得这种无差别杀人有什么关系。死侍觉得自己又能呼吸了,他一把抓住攻击自己的人手腕,就是一个过肩摔,握枪的左手也又能活动。

    “没什么,小甜心,你打架的样子真性感??”放倒又一个敌人,死侍堪称陶醉地深吸一口血腥气,面罩下双眼泛着病态的光。

    是同类。他觉得未记名越来越可爱了。

    未记名还戴着神盾局配的微型耳机,那头的寇尔森特工觉得自己耳朵要瞎:为什么这对狗男男能把入侵任务,玩成恋爱任务?

    解决完这个小插曲,两人一路突围,很快就到了空旷的工厂车间。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一个手术室,却完全没什么卫生可言,废弃的手术器材和塑料布堆在车间角落里,另一头有两三张简陋的铁病床。

    “不要动手,他可能对周围人下了暗示??”听到未记名换弹匣的响动,寇尔森特工立刻出声阻止?;窭追蚝芸赡芨ò投偬毓ぴ谀诘娜?,都下了命令,如果他生意外,就命令他们自杀之类。

    周围有许多破旧的白色的塑料膜屏障,死侍和未记名循着动静前行,很快就绕过一块屏障,一张病床上,基尔格雷夫并没穿着西装外套,半敞着的衬衣领子里隐隐可以看到绷带。他已经利用刚才下属阻碍两人的机会,包扎好了伤口。

    显然,他咬着牙忍过了缝合伤口的剧痛,拒绝使用任何可能影响到能力挥的麻醉剂。

    “泽贝迪亚??”未记名端着步/枪,对准基尔格雷夫。游戏的本能驱使着他,令他很想直接开枪,但还是听从耳机里的寇尔森特工,决定看看他留有什么底牌。

    病床旁边倒着一具还在淌血的尸体,穿着白大褂,应当是帮他治疗的医生了。

    “你们的动作很快啊??”基尔格雷夫脸色还很苍白,慢慢地从手术台上坐起身,唯恐牵扯到刚包扎完的伤口,他开口道,“巴顿,拦住他??”

    未记名在他吐出巴顿两个字的时候,立刻就地翻滚,以手术台作为掩体,躲过三支接连射出的箭矢。应该是避免误伤的缘故,鹰眼并没有使用爆裂箭。

    车间的钢铁横梁上,一身黑衣的特工举着弩/箭,对准了未记名的藏身处,只要未记名一探头,就准备立刻射箭。

    未记名稍稍偏头,利用病床边缘架起枪,放弃了瞄准,对着鹰眼的大概位置就是一通扫射,打空了整个弹匣,也没听到打中人的动静。

    反而是旁边有零散的两声枪响,死侍从刚才现基尔格雷夫起就不见了,未记名心中隐隐有个猜测。

    趁鹰眼在房梁上腾挪躲避枪口,未记名一边换弹,一边探头出去,想应该如何把他从高处打下来。没带雷是真的伤不起。

    想着想着,未记名突然想到了自己背后的…平底锅。

    他当机立断,取下锅来,狠狠朝鹰眼甩过去?:笳咭幌旅环从?,还以为是什么爆破装置,不得不翻身跳下来,失去了制高点的优势。

    未记名扔掉步/枪,欺身上前,拔出手/枪和他近距离搏斗起来,逼迫他把弓/弩当作近战武器,失去了改装箭头的优势。

    另一边,基尔格雷夫称得上紧张地盯着这边的战斗,还高声喊道:“死侍?你出来!”

    他显然是想控制死侍来对付未记名,面对生死?;氖焙?,基尔格雷夫放下了一切都未记名的兴趣,选择永除后患。

    没有回复。死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出了车间,至少不在他控制范围内了?;窭追蚰张赝肆肆讲?,想要从侧门撤走,只要远离未记名,自己就是安全的。

    他还没退几步,房间那头就传来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精准地避开缠斗在一起的未记名和鹰眼,正中基尔格雷夫的眉心。

    未记名趁着鹰眼被枪响稍稍分神,拔出实用腰带上早就准备好的麻醉针,狠狠扎进他脖颈里。

    麻醉药起效极快,克林特·巴顿还没来得及执行基尔格雷夫的命令、把小刀捅进自己脖子,就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未记名给死侍比了个大拇指,后者正在嘚瑟,完全没察觉到未记名的靠近。死侍面罩上,双耳部位的布料渗出血迹,很明显是受了伤。

    “作为一个撑不过七章的反派,基佬紫雷夫你弱爆了??”死侍吹吹枪口,对地上一片应该打马赛克的血污使用了天赋技能·嘲讽。

    保持了安全距离的特工们,现在从门口鱼贯而入,先将鹰眼绑在担架上抬上车,然后开始清理现场。

    “你说啥?哥现在听不见??”转头看见未记名,死侍还以为未记名要和自己说话,回复的声音比平时响很多,“耳背的死侍哥也一样帅,再过几分钟就行,完好如初??”

    未记名摇摇头,大概猜到那几声枪响,是这个蠢货故意在自己耳边开枪,暂时失聪了。

    刚才那格外响亮的对话已经引起了不少特工的注意,对着这两个浑身鲜血的人,投以探究、隐含恐惧的目光。

    还有人一经现了地上倒着的平民尸体,连看他们的目光都变得闪闪躲躲,数了伤亡情况,至少有二十多人死亡,寥寥无几也受了重伤,必须得立刻送到医院才行。

    这导致人来来往往忙碌,却没有一个敢于上前跟死侍和未记名说话。

    未记名觉得没趣,想要和死侍交谈,但碍于对方的耳膜还未自愈,他拉起死侍的手,想要引他去外面。

    没想到死侍浑身一下子僵硬了,面罩上显露出难以言喻的纠结表情,未记名拉他也不走。

    “天,拉小手,这太他母亲的爽了,哥一定是在做梦??”他喃喃自语着,拔出手枪,就给自己脑袋上来了一枪,血溅了未记名一身。

    周围特工听到枪响吓了一跳,纷纷摆出防御姿势,看见倒下的是死侍之后,才见怪不怪地继续工作。但直到死侍倒地,未记名还处于一种万脸懵逼的状态。

    “他…他经常这样??”菲尔·寇尔森尴尬地陈述道,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死侍自杀,以前还有些震惊,现在已经基本麻木了。

    “啊,谢谢??”未记名呆滞地点头,松开了死侍的手,“那后续工作就拜托你们了,泽贝迪亚的控制应当还有十二个小时左右才解除的??”

    泽贝迪亚。寇尔森探员敏锐地察觉到了未记名的称呼,后者依旧用教名称呼刚死去的敌人,态度就像提起某个朋友一样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