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娱乐_天游娱乐平台|天游娱乐主管 > 逍遥医少在都市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怎么累了

《逍遥医少在都市》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怎么累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徐若兰从小和徐大刚相依为命,徐大刚天天不在家,顾不上照顾她,从小徐若兰就学会了做饭。过

    不多时,一桌丰盛的晚餐便上桌,几个小菜做的有模有样,香味俱全,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今天你就尝尝我的手艺!”徐若兰浅浅一笑,为秦泽加了一个口菜。鱼

    香肉丝,入口甜咸可口,油而不腻,只觉得十分的美味,秦泽心中涌起一种别样的温暖。

    “我看你这个你这个老板也别当了,回来给我做饭,算了!”“

    我也想做一个全职太太啊,可是,你那点工资能养活得了我吗?”徐若兰小嘴翘的大高,嗔白着秦泽。

    “怎么不能,虽然现在不能让你过上锦衣,但也不会让你衣不裹腹,受冻挨饿……以后绝对会让你大富大贵你信吗!”秦泽笑道。“

    你就会,贫嘴!”徐若兰轻盈的一笑,看着秦泽。“

    我可不想让你养活,我要自己养活自己,顺便还要把你包养起来,呵呵!”

    ……

    晚饭过后,徐若兰挽着亲着胳膊坐在沙上,芊细小腿搭在他的大腿上。

    细长的的美腿没有丝袜的包绕如玉雕一般白皙光滑,让人看一眼就想忍不住抚摸一把。脚

    上踩着一双水晶凉鞋,乌黑的头随意的披在肩上,浑身上下散着淡淡的芳香,秦泽看的一阵失神。

    而这时,徐若兰突然问:“你们苏总,看起来对你很好啊!”

    “还算可以吧!”秦泽心不在焉的说。

    “你在想什么那?”徐若兰一眼便看出秦泽心里在想什么。

    “没……没想什么?”秦泽支支吾吾的说。徐

    若兰寓意深重的看着秦泽,嘻嘻一笑,,故意打趣道:“骗谁那,秦少,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你应该和你的苏总有点什么吧?"“

    你瞎想什么,我们只是雇佣关系!”秦泽说。

    “不像!”徐

    若兰摇了摇头,俏皮的笑道:“饭店开业那天我怎么看她,对我似乎有敌意啊!”“

    呵呵呵……”秦

    泽苦苦一笑,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可能是她嫉妒你比她长的漂亮吧?“

    绝对不是……”徐若兰妩媚的一笑说道:“让我想想啊,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遇见一位美女老板,然后这美女老板喜欢上这医术高明的医生……”“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瞎想?”秦泽心虚的笑笑。

    “电视,电影,小说里都有这样的情节……”说

    着徐若兰甩开拖鞋,轻轻的揉着小腿。“

    累了,来我帮你按摩一下!”越说秦泽秦泽越尴尬,慌忙转移话题。“

    恩,上了一天班,回来又跟你做饭,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秦

    泽这么一说,徐若兰小嘴一嘟嘟,撒娇的点点头。“

    好了,辛苦了老婆,我现在就好好慰劳慰劳老婆大人!”秦泽笑道。

    “嗯!”

    一提到按摩徐若兰又想起上次歪住脚的情形,让自己欲罢不能的感觉,让她脸上一阵火辣,心里痒痒的,她缓缓的闭上双目,任由秦泽粗粝的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按了起来。

    说话间,秦泽便为她轻轻按了起来。手掌传过一阵温热,温热缓缓的通过徐若兰晶莹的皮肤进入她的四肢百骸。

    她只觉得一丝丝暖流缓缓涌入她的身体每一个细胞。

    一天的疲惫一时间一扫而空。随

    着秦泽手掌轻轻的用力,徐若兰的身体便轻飘飘的,身体的一阵阵细细的暖流仿佛要把她融化似的。徐

    若兰是一个漂亮,敏感的女孩,天生媚骨,她的身体也极为敏感,让秦泽这样一按,她的身体便散出独有的体香。

    这种香味是与身俱来的,秦泽闻着,手不由得不老实的起来……徐

    若兰身子一阵,两人四目一对,两人心中的烈火也就在这一瞬间被点燃。突

    然徐若兰一把将秦泽扑倒在沙上秦泽双一个翻身……一

    番疯狂过后,客厅,卧室一片狼藉,徐若兰躺在秦泽的怀里,一动不动,

    许久,两人一起来洗过澡,已经是晚上凌晨点。看

    着一身浴袍加身的徐若兰,秦泽又是一阵失神,他一把将徐若兰拥入怀中。

    “秦泽……不要……不要……”

    徐若兰混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此时要是,非要了她的小命不可。“

    怎么累了?”秦泽笑呵呵的看着徐若兰,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恩……你太能折腾了……”小鸟依人般的倒在秦泽的怀中,萧海媚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了一般,男人双臂环抱着她,让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

    秦泽早上喜欢跑步,昨晚一夜翻云覆雨,两人精神抖擞,跑步上班。在

    华清医院门口,依依不舍的一东一西分别。目

    送徐若兰离开,秦泽刚要往怀恩堂的方向走去,突然一个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大夫,你怎么从这里过啊?”

    秦泽诧异的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穿花格连衣裙的女孩,惊喜的看着他。这个女孩是怀恩堂的营业员,孙心月。

    “呵呵,心月啊你这几天怎么不去上班呢?”

    孙心月已经将近快半个月没上班了,秦泽诧异的问。“

    我妈妈有点不舒服,一直在这里住院!”

    “哦!原来是这样啊!”秦

    泽点点头,问:“那伯母的病是不是很很严重啊?”

    “是!”孙心月点点头,神色一暗,脸上尽是忧愁、“

    要不我陪你上去看看吧?”秦泽笑笑,说。“

    谢谢秦大夫,可是我妈妈病非常麻烦,是老年痴呆,恐怕你也无能为力,先谢谢秦大夫了,你还是去上班吧!”孙心月不好意思的说,不是不信任秦泽,只是她感觉母亲的病秦泽也无能为力。

    “那不一定!虽然老年痴呆是不可逆性疾病,但如果不是很重的话,我有可能让她的情况好转些!”秦泽热心的说。

    “那好吧!”孙心月点了点头。

    虽然她知道秦泽的医术非常高,但是她也是学医的,母亲的病医院的专家教授,几乎已经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