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夫妻》 44.迎春图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么么,这里是防盗哦

    出了门, 秦伀伸手:“给我吧??”

    李绮罗摇头:“不用, 我力气大着呢!”这倒不是她吹, 虽然异能回到了一级,但这些天在她不断的锻炼下, 身体还是有了一定的提升。

    “放心, 我不会对娘说的??”秦伀按了按额头。

    李绮罗见他执意如此,麻利的将书篓放下,谁还乐意背不成?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要是坚持不住了可不要逞能??”

    秦伀点头。

    两人走过村里,遇上好些村里人, 这些天跟着秦母去捡柴, 李绮罗已经将村里人认了大半, 秦伀还没说话呢, 李绮罗就先叫上人了。

    “婶子, 去洗衣裳呢??”

    “钱叔好”

    “王大爷好”

    被叫到的人无不亲切回应,末了总要叹一句:“伀哥儿, 你这个媳妇儿可娶着了,瞧瞧, 摸样又讨喜,嘴又甜,人还勤快,你娘可是对她夸了又夸!”

    李绮罗不好意思望一眼秦伀, 双颊绯红, 低下头去娇羞道:“哪有, 相公才好呢!”

    “瞧瞧,瞧瞧,这就护上了,哈哈哈”

    秦伀微笑着应和,心里却冷嗤一声,果然是个小骗子,比他还会做戏,要是这位绮罗姑娘知道害羞,他名字就倒过来。

    当然路上也不止这些热心人,同样还有冲着李绮罗眼酸的,谁叫秦伀长这么俊呢,作为小青村最显眼的一棵草,自然俘获了不少怀春少女的芳心。

    李绮罗可不怵谁,碰见瞪她的,她瞪的比别人眼睛更大,更凶。

    小青村众少女:秦伀哥哥竟然娶了一个悍妇!

    出了村口,李绮罗便撑着腰噗嗤噗嗤笑起来,“秦伀,你看见了没有,太好玩儿了??”可能乍然从末世那样一个无时无刻需要紧绷的世界逃脱,李绮罗在这里心神得到了最大的放松,更善于现生活中的趣事,和这些小姑娘开一些玩笑她也觉得可乐。

    秦伀摇摇头,面上带笑,心里无语至极:傻子一个!

    从小青村到县里走了约半个时辰,李绮罗本以为秦伀背着这么多书会坚持不下来,没想到一直到了县门口,他除了喘气有点粗以外,并没有其他症状。

    李绮罗拍拍秦伀的肩膀:“不错,不错,你这身子比我想象的要耐操很多!”

    秦伀:“绮罗,出门在外,你的言辞要收敛一点??”

    李绮罗疑惑的看向秦伀:“我怎么了?”随即眼珠一转想到什么,伸出手指揶揄的看向秦伀。

    秦伀咳一声:“到了,我们进城吧??”

    县的全名叫云阳县,管辖着附近八十多个村庄。云阳县靠着通江,又建了一个码头,县城里比李绮罗想的要热闹许多。街上商铺林立,行人往来罗织。

    秦伀见李绮罗好奇的四处打量,心里疑惑更甚,虽然未出阁的女儿轻易不会出家门,但李主簿家就在县城,一年总会出来几次,怎么李绮罗好像从没看过县城一样?

    “今天恰逢大集,人多了一些??”秦伀说完看向李绮罗。

    李绮罗眼睛还在四处看,不在意的点点头。

    秦伀带着李绮罗先去了书铺,书铺的掌柜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见着秦伀很是亲热,一张脸笑的好像弥勒佛:“伀哥儿,书抄完了?”

    秦伀将书篓放下,亲热而不失尊敬道:“何叔,耽搁的日子久了,您担待一些。有一本书我抄废了??”说罢将那天拖了一笔的书页直接翻开给何掌柜看。

    何掌柜拿过,见只有一点小小的瑕疵,要是秦伀不说,他也不会现,心里越对这个实诚的后生有好感:“不过就是一笔带了点儿而已,没事的??”

    “不,何叔,凡事都要讲规矩,之前讲好抄书不能有一点错误,该如何就如何??”秦伀说的语气虽温和,却坚定无比。

    “好,伀哥儿你也忒实诚了些!”胖胖的何掌柜笑着将书收了,拿了钱递给秦伀。

    秦伀将钱接了,笑着道:“何叔做生意诚心,对我又这么照顾,我自然不能骗您??”

    这个年代,生意人讲求的就是一个诚信,秦伀这么说,更对何掌柜的胃口,“这回还是抄二十本?”

    秦伀点头:“身子刚好,母亲忧我太过劳累,麻烦何掌柜了??”

    何掌柜叹息一声,“可惜了,你要是不病,说不定这会儿都考上秀才了??”秦伀听了笑笑不说话,惹得何掌柜更可惜。

    李绮罗在旁边听了倒是意外,原主的记忆里关于秦伀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是李月娥从小就订下的娃娃亲,李月娥有一段时间嘴里还频繁提到过秦伀,说有出息什么的,后来就没再提了,现在想来,就是秦伀病了后,李月娥就渐渐不再说秦伀的事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想来之前李月娥也确实没有生出毁亲的心思,毕竟秦伀那张脸实在太招人,再加上秦伀之前又在读书,通过原主模?:募且?,可以看出那段时间李家对秦伀的前途还是很看好的,不过一切在秦伀病了两年后就全变了。毕竟身子不好,想要在科举上有所建树太难,再加上秦家现在落败,并不值得李家将这么出色的嫡女压上!

    “你抄的书质量好,买的人都说好,以后你每抄一本书都提一文??”李绮罗七想八想,回过神来后就听到何掌柜这句话。

    就算三文钱一本书,也要不眠不休抄两天,而一斤肉都要五文,照这么一算,就算这掌柜给秦伀提了价钱,也还是偏低了。

    李绮罗为这里挣钱的艰难咂舌,那边秦伀听了,正了脸色,“何叔,我知道您是在照顾我,我都会记得??”

    何掌柜本就小的眼睛这下更眯成了一条缝,他也不过落个人情罢了,他看好秦伀,如果这么点小钱能交好秦伀,自然划算,再说就算他看走眼了,也不打紧,不过就是几文钱的事。而且他也不完全是处于结交,秦伀这孩子实在礼貌乖巧,品行端良,就算是照顾后辈也没什么。

    当然他照顾归照顾,秦伀能记得他的好自然最好,他心里偎贴,胖胖的手拍了拍秦伀瘦削的肩膀:“没事,好好念书,叔相信你一定会有大出息??”

    “借何叔吉言??”

    离了书铺,秦伀便想回家。李绮罗哪里肯,她到县里可不是为了白白走一趟的,“县里有绣坊吗?或者是卖绣品的铺子?”

    秦伀之前在县里读书,还是知道一些:“县里有两家绣坊,分别是锦绣绣坊和如意绣坊,他们又在周边县都开有绣铺,怎么,你要买绣品?”

    李绮罗听了心里一喜,一个县里就有两个绣坊,而且绣坊还各自开了这么多绣铺,这说明刺绣在这个世界已经得到了认可,展成熟了。

    “走,我们去绣铺看看??”

    锦绣绣坊和如意绣坊开的绣铺也叫锦绣铺和如意铺,却分别位于城南和城北,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经营的商品一样,自然要分开。

    李绮罗兴冲冲拉着秦伀先去了锦绣铺,路上秦伀想将手从李绮罗手里挣脱出来,奈何李绮罗因为异能的原因,力气太大,秦伀根本就挣不开。

    大街上,即便是夫妻,两人这么牵着手,也出格了些,秦伀耳朵都红了,不过李绮罗一个劲往前冲,根本就没看见秦伀的样子,一直到了锦绣铺,秦伀的手才被放开。

    秦伀看着被抓的红的手腕,本有些生气,随后又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这位绮罗姑娘干的“出格”的事本就不止这这一件。

    “这位夫人,选点儿什么?我们绣坊里的绣娘都是最出色的,小到锦囊,手帕,大到屏风,挂画,绣衣,应有尽有,您可以随意挑选??”铺子里的店小二见李绮罗虽年轻,却梳着妇人头,便唤夫人,嘴里麻溜儿的介绍铺子里的东西。

    “我先看看??”李绮罗道了一句,便从陈列的绣品一一打量过去,确实如店小二所说,铺子里绣品种类繁多,扇子,荷包,手帕,鞋垫,绣鞋等等。

    李绮罗看过后,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些绣品多用比较常见的针法,但针法娴熟,在着色上也做到了自然过渡,花样也繁多,总的来说,这里的刺绣技术确实已经展成熟了。但在李绮罗看来,却远远不够,且不提她觉醒的刺绣异能,就单纯以她在末世前的刺绣水平来看,这些绣品也只在技术上做到了合格,炉火纯青算不上,更别提到达艺术层次了,这些绣品都透着呆板的匠气。

    “小二哥,你刚刚说还有大件的绣品,在哪儿呢?”李绮罗见铺子里只有小件绣品,看完后,冲小二招手。

    小二见李绮罗看了这么多,连价格都不问,明显没有买的意思。又见李绮罗和秦伀穿的虽然整洁,却是一身的粗布衣裳,眼里有了一些不耐烦,不过他掩饰的很好,还是笑道:“夫人,大件绣品都很珍贵,全在二楼,您不妨在一楼再挑挑?”

    李绮罗自然听出了小二的敷衍,但经历了末世,只要不触及到她的利益,人家啥态度都随别人去呗。

    “那我去看看??”

    “哎,好的 ,娘??”

    秦母看着李绮罗欢快的背影,觉得她比想象中的要好太多。

    李绮罗将柴抱到了厨房,可是生火的问题却难住了她,她看向秦母,声音里满是自责:“娘,这生火我不会。您能不能教教我?”

    秦母听了倒不意外,主簿家肯定是有下人的,哪里用得着小姐干这些粗糙活计??“我生给你看”秦母让李绮罗站在旁边,她自己边生火边给李绮罗讲注意事项。

    “娘,你太厉害了!”李绮罗一脸崇拜的惊叹。

    秦母被夸的有些不自在:“这有啥厉害不厉害的,熟了自然就会了!”

    李绮罗忙摇头,还将手攀上了秦母的胳膊:“娘,咋能这么说呢,我真的觉得您很厉害,当然不止生火,更关键的是您还将这个家当的这么好,昨天我跟着您出去转了转,瞧着村里其他人都没有咱们秦家有规矩??”

    这个马屁可真是拍到秦母心坎上了,秦母一向认为凡事都要按着规矩来,她也一直是这么当家的,家里这么多人都不理解她,不光儿媳,就连几个儿子都对她不亲近,偏生这个小儿媳一来就道出了她的当家之道,简直贴了她的心肝。

    秦母感动的不得了,她脸上少见的露出慈爱,怜惜的拍了拍李绮罗:“嫁到咱们家,你委屈了??”

    李绮罗睁大眼睛,疑惑的看向秦母:“娘,你咋这么说呢?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嫁到秦家才是我的福分??”

    “好,好,我知道你懂事??”

    这一幕正好被要进厨房的张翠翠看见,她停了一会儿,才在门口出声:“娘,早上还是熬粟米粥吗?”

    秦母脸上的笑容刷一下就收了,绷着下巴点了点头:“嗯??”

    由于秦奋和秦耀一早要去码头上工,秦家的早饭一向都很早。

    不过今天早上,秦母在给家里男人打了粥之后,在给几个儿媳分时,勺子一偏,李绮罗的粟米粥明显要比张翠翠和马大妮的粘稠。

    张翠翠眼神一闪,想起了厨房的那一幕。马大妮则直接嚷嚷出了声:“娘,你偏心,咋三弟妹的粥比我的要稠这么多?”

    秦母眼睛一瞪,将勺子猛地掷在桌上,“我偏心?我持家都是按照规矩来的,老三家的昨天打了一只野鸡,要不是她,你们能吃着肉?”逼视一圈儿秦家其他人,三个小的见惯了秦母的厉害,反正奶奶也不会骂他们,子远和子浩还抱着碗乐呵呵的。子远甚至奶声奶气接了句:“奶,啥时再吃鸡肉?。?”

    张翠翠一把捂住子远的嘴。

    “你捂他嘴干啥乖孙,你知道昨儿的肉是怎么来的吗?”秦母对孙子一向平和。

    子远还没说话,子浩就先嚷开了,“我鸡到,我鸡到,三婶儿打的!”

    “看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打野鸡的事我就不提了,老三家的才来咱们家,早上就知道起那么早,帮我烧热水,你呢,你一天天的跟个陀螺一样,不抽你就不知道动!”说到这里,秦母火气越大,指着马大妮大骂:“你个懒货,平日里起的最晚,吃的最多,干活就就想着偷奸?;?,你还有脸惦记别人碗里的吃食!”

    马大妮早就被秦母骂惯了,只要不给她分派多的活计和克扣她的吃食,她都觉得无所谓,让她没想到的是,老三媳妇儿才来两天,竟然就将这个时常念着规矩,难搞的婆婆笼络住了。心里嘀咕李绮罗这个马屁精。

    李绮罗忙摆手:“娘,这么点儿小事哪里用得着提!”说完装作不好意思的低头,将脸埋进了碗里,心里哈哈笑一声,看来末世的历练没白费,攻克了秦母这个管着屋里的大家长,她以后的日子要轻松许多,反正说好话又不会掉块肉,其实私心里,她还真觉得秦母是个可爱的老太太。

    秦伀坐在李绮罗旁边,看一眼老娘,再看一眼这个替嫁的新婚妻子,觉得事情的展有些出他的预料。他母亲那么挑剔一个人,怎么就看这位这么顺眼?。?br />
    秦母管教儿媳的时候,家里的男丁一般是不插嘴的,秦耀见自己婆娘被老娘指着鼻子骂,也只当没听见,呼啦呼啦将碗里的粥喝了,咂咂嘴,今儿就结工钱,等会儿得在县里下一顿馆子。

    “娘,我先走了??”秦耀一抹嘴,站起来说道。

    勤奋见秦耀要走,也忙将自己碗里的粥大口喝光,站起来跟在秦耀身后出了屋子。

    秋收早就忙完,地里的活计没了,吃过早饭,秦母照样要带着几个儿媳却山上拾柴火,不过出门前,秦伀出了声。

    “爹,娘,我有事要说??”

    秦父拿着烟袋已经要出门溜达了,闻言疑惑的看向秦伀:“啥事?。?”

    秦伀看一眼李绮罗,李绮罗点点头。

    “爹,娘,娘子不是李月娥??”秦伀将李绮罗往自己身后拉了拉。李绮罗看着秦伀孱弱的后背,还真的要护着她??!

    “啥意思?”屋里的人都被秦伀的话弄的不解。

    李绮罗从秦伀背后探出头,“爹,娘,我不是和相公定亲的那个人,我是李月娥的庶妹,家里不想让姐姐嫁来秦家,又不敢违背祖父的遗言,就把我嫁来了”说完,忽然从秦伀背后冲出来,眼眶红红的拉着秦母的手:“娘,我嫁到秦家真的一点儿都不委屈。我喜欢您,也喜欢喜欢相公,我还喜欢大嫂二嫂”

    马大妮没想到李绮罗会这么说,闻言有几分不自在,嘀咕一句:“喜欢我干啥?”声音却软了几分。

    “我在家里待不下去了,父亲只当我不存在,嫡母也不喜欢我,娘,您可千万别不要我,自从我娘去后,我就再也没有遇着比您更可亲的人了?娘”

    张翠翠牵着两个孩子,被老三媳妇儿替嫁的事震的没回过神,倒是马大妮粗神经,看着李绮罗的哭诉,才明白了为什么婆婆对老三媳妇儿这么好,合着这老三媳妇儿不是拍马屁,而是真的将婆婆当成了亲娘??!

    秦母还在怔愣,却听得屋子里猛然出砰的一声响,众人被这一声惊得回过神,才现秦父将自己的烟袋丢在了地上,这会儿正气的浑身抖:“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李家这是不把我们秦家看在眼里啊。他李宝坤这是没把我看在眼里??!走,老三,将这位李姑娘拉着,我们要到李家门前去讨个说法”

    秦父怒气冲冲就要往外走。

    “你嚷嚷啥?这事儿有啥可嚷嚷的,我一早就说过,这门亲事不结最好,偏你不听,人家是主簿,我们现在还有啥,他们李家当然嫌弃我们家了,你现在嚷着去李家将事情闹开了又能咋样,除了我们跟着李家一起丢脸还有啥!”秦母回过身来,几句话便止住了秦父往外走的架势。

    秦父回过身,面色阴沉的可怕,硬邦邦道:“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们秦家就自认倒霉?”

    “倒霉?”秦母呵一声,“倒啥霉,我还要感谢他们李家给我送来了这么一个贴心董事的儿媳呢!”秦母拍着李绮罗的手,可怜见的,亲娘没了,在主母手下讨生活,还不定受了多少苦。难怪刚刚说嫁到秦家是她的福分,那主母对待小妾的孩子,心眼小一点儿还不定怎么磋磨呢!

    “娘,你不赶我走了?”李绮罗红着眼睛既害怕又期盼的问。

    秦母心疼死了:“赶啥赶,你是我秦家光明正大娶进来的儿媳妇,以后你和老三就是夫妻,是我们秦家人,我咋会赶你??”

    “娘!”李绮罗扑到秦母身上,感动的嚎啕大哭。

    秦母拍着李绮罗的背:“孩子,你受苦了,以后就好了啊”

    秦父对于谁当秦家的儿媳完全没什么想法,他只是将面子看得比天大,接受不了李家敢这么糊弄他们秦家,现在见老婆子这样,再想一想老婆子的话,觉得闹大了也确实更丢脸,便气哼哼的坐到一边不说话了。

    秦伀满以为今天会有一出暴风雨,他都做好了应对方法,却没想到事情演变成了这个样子,那和李绮罗抱在一起痛哭的,当真是他那个冷硬的老娘?

    而这个李绮罗,之前就让他看不懂,现在更是一再出乎他的预料,说哭就哭,一张嘴巴比抹了蜜还甜,还谎话连篇,瞧瞧,这屋子里的人都被她骗住了,而他那个以往精明无比的老娘,更是被李绮罗哄的晕头转向。

    一场坦白身份的风波最后变成了秦母和李绮罗两婆媳抱头痛哭,就这么不了了之。秦母心疼李绮罗,让她今天就在家里歇歇,李绮罗不同意,说哪有婆婆干活,儿媳却在家里休息的道理,把秦母感动的够呛。婆媳俩亲密的说着话出了门,张翠翠和马大妮两个跟咋后面,看着那俩婆媳跟母女似的,心里止不住泛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