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第二四六章 地狱悲思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张云燕想起在青龙山魔鬼洞府里的遭遇,依然记忆犹新,余悸难消。

    在那个“地狱”里,无处不神秘,无处不可怕,比阎家宅院更加恐怖。她遭受的磨难苦不堪言,绝望至极。

    那里是封闭的绝境,无处逃生,九幽圣君和四大鬼王疯狂地追杀,无力抗争,她和小和尚释空必死无疑。

    云燕和释空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渴望能安静地死去,不要遭受魔鬼们残害。

    绝望中,云燕没有想到,在天塌地陷的灾难里,自己和释空以及灵龟,竟然奇迹般地活下来了?;共恢褂诖?,她内外力气大增,又有了鱼儿般的本领,神奇得不可思议。

    张云燕祈盼今晚也能像那次一样,在活阎王的“地府”里,在必死之时,能发生不可思议的奇迹,能再一次逃离必死之地,也好宰杀阎小鹏,为爹娘报仇雪恨,为百姓们铲除害人的恶霸。

    沉思中,两个?:纳碛八嬷∠钟谀院!羧盏恼接咽涂蘸土楣?,她不知道两位好友境况如何,更加思念。

    此时此刻,不管是释空还是灵龟,如果能出现,她一定会得救,也一定能除掉阎小鹏。

    她深信,如果两位好友得知自己有难,不管冒多大风险,都会来此相救的。

    张云燕满脸愁容,默默地哀叹,又在痴心妄想,这是毫无希望的梦幻。两位朋友远在深山老林里,怎能知道自己有难,不会来阎府搭救,苦苦地祈盼无法如愿。

    在求生的渴望中,那个火红的“流星”又闪现出来。

    云燕有了幻想,不知道那个神秘之物能否扭转乾坤,带来奇迹般地变化,救自己逃脱必死的劫难。

    上次,她来这里报仇,被活阎王杀害之时,凌云鹤白云飞如神人一般飞临,把自己救走了。

    现在,那个火红的“流星”会不会突然降临,能带她逃离“地狱”呀?

    绝望之时,那个火红的神秘之物成了求生的唯一希望,也是渺茫的幻想

    梦,这是美好的梦幻,想发生奇迹,犹如登天一样难。

    痛苦中,张云燕在渴望美好的梦幻,却无法如愿,知道求生无望,在连声哀叹。她孤独无援,不得不承受即将到来的死亡,会惨不忍睹,苦不堪言。

    现实是无情的,是残酷的,她无力扭转,悲惨的命运无法改变。她必将承受活阎王的疯狂肆虐,痛苦地告别人世,奔赴无望的阴间……

    张云燕渴望死后的灵魂能有非凡的本领,能像九幽圣君一样厉害,也好宰杀阎小鹏,吸食他的血肉,让仇人变成一副骨架。

    只有这样,她才能解心中之恨,自己和爹娘也能瞑目了。

    梦,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梦幻,是为自己的死,为完成报仇的心愿,在自我安慰,也是精神上的寄托。

    云燕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是仇恨情绪地发泄,是完成誓愿的祈盼,毫无意义,只能空哀叹。

    张云燕想到阴间,倍觉痛苦,辜负了已故亲人们的期望,葬送了张林两家赋予的使命。她很内疚,无颜去见爹娘和义父义母的亡灵,还有林家三兄妹……

    她很悲愤,很沮丧,报仇的心愿为什么难以实现呀?

    云燕第一次进入仇人的家园,不但没有杀掉阎小鹏,还险些葬送在那个女妖剑下。

    她第二次来报仇,不幸被迷魂散麻翻,要不是白云飞搭救,早已死在活阎王刀下。

    现在,她又被仇人捉住,很快就会死去,已无力回天……

    身处绝境,等待死亡,张云燕想起那些未了的誓愿,心中有了滴血之痛。那都是毕生的夙愿,今生已经不能实现。

    此次,张云燕养精蓄锐,再一次踏上复仇之路,没想到又落得和上次一样的悲惨结果。她家仇未报,誓愿未了,万分痛苦,绝望至极。

    在必死的绝境里,她思念不已,对阎小鹏恨得咬牙切齿,为死去的亲人们悲愤流泪。今生的誓愿一个都没有实现,已经没有机会完成了,这是最大的伤痛,只能饮恨而亡。

    云燕一心要报仇,为百姓们除掉这个大祸害,哪知心愿未成身先死,滴血的心灵更加伤痛,只能饮恨于地下。

    张云燕想到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心痛如绞,兄妹俩在哪里呀,还活在世上吗?

    她对哥哥和妹妹的情况一无所知,一直在盼望和苦命的兄妹俩重逢团圆,可是寻找了十几年,却一直未能如愿。

    义父林海龙惨死,林佳祥等三兄妹也死于非命,仇人冯家宝至今逍遥法外,这些深仇大恨都没有报。

    悲思中,一个英俊的身影闪现出来,就是佳祥哥哥,她更觉心痛。

    她深爱着佳祥哥哥,很想和哥哥共度今生,哪知还没有完婚,哥哥就离世而去了……

    报仇雪恨是张林两家赋予的使命,她必须完成。

    然而,现实太残酷,已经把她推上了不归路,断送了这些未完的使命。多年来的心愿已经化为泡影,她悲愤不已,绝望之极。

    来此报仇,张云燕是经过周密思考的,也做了精心准备,信心十足地踏上了复仇之路,没有想到会遭此大难。

    这就是现实,是极其残酷的现实,她无力改变,如果是天意而为,则实在残酷;如果命该如此,也过于悲惨。

    云燕希望那块玉石还在手里,也好借用强大的魔法除掉红发鬼王和阎小鹏。若如此,她即使被玉石折磨至死,也心甘情愿。

    梦,又是一个美好的梦幻,可惜早已化为泡影。

    面对无情的现实,张云燕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人正直,爹娘善良淳朴,为什么苍天如此残酷地对待张家呀?

    阎小鹏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为什么苍天对十恶不赦之人如此关照庇护呀?

    世事无常,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不管张云燕如何想不通,如何不满和心痛,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无力逆转,只能等待死亡。

    张云燕即将死去,兄妹难圆,报仇除害已是空谈,拜师学艺的愿望也成为美好的梦幻。她非常痛苦,倍感绝望,尽管心有不甘,也只能抛弃一切等待死亡。

    云燕想到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更加悲伤。爹娘生了他们兄妹三人,自己就要死去了,哥哥和妹妹不知道是否活在世上,难道张家从此消失了吗?张家的命运就这么悲惨吗?

    在悲愤的思念中,活阎王的狰狞嘴脸闪现于脑海,恶毒的话语又刺痛了云燕的心灵:“丫头,你们全家不可活,必须死,这是天意,是苍天让我活阎王灭你家满门……”

    “灭你家满门!灭你家满门!灭你家满门……”这五个字好似五把尖刀刺进了她的心房,痛如刀绞,悲愤至极。

    云燕秀眼圆睁,心里在怒吼:“活阎王,姑奶奶要灭你阎家满门!灭你阎家满门……”

    愤怒中,捆绑的绳索让她清醒过来,一声哀叹,悲泣不止。完了,她就要离开人世,张家真要被活阎王灭绝了……

    张云燕好似一只被囚禁在牢笼里的猛虎,无比狂暴,却无力挣脱牢牢地束缚。

    她犹如一尊骁勇桀骜的女神,恨不得毁灭这座人间“地狱”,却不能随心所欲驰骋沙场,荡涤人间的污泥浊水。

    她面对死亡心有不甘,又不得不接受可怕的现实。

    云燕即将死去,还存有一点儿希望,祈盼哥哥和妹妹还活着,能记住自家的仇恨,能认祖归宗,也好给爹娘报仇,让张家后继有人。

    她对这点儿希望也难抱幻想,哥哥和妹妹即使活着,也不一定记得家仇。尤其是云霞妹妹,在幼小的心里早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杀害爹娘的元凶。

    或许,妹妹已经更名改姓,不知道家乡在哪里,不知道生身父母是何人,不可能为爹娘报仇了。

    云天哥哥如果还在人世,应该能记得家仇,就怕他没有本事宰杀阎小鹏,没有能力报血海深仇了。

    这就是现实,张家的亡灵注定要饮恨于地下,得不到丝毫慰藉。

    云天哥哥是张家唯一的男子汉,也是张家唯一的希望,比自己重要,云燕不希望哥哥再来阎府冒险,没有能力就不要报仇了。

    她盼望云天哥哥能平安地度过一生,为张家保住唯一的希望,对爹娘的亡灵也是一个安慰,自己的罪恶感也能减轻一些。

    张云燕在思念,在悲泣,泪水在默默地流淌。

    哥哥和妹妹稚嫩的身影闪现在眼前,是她今生永不磨灭的记忆,尽管还是十几年前的影像,却很清晰。

    十几年来,她时常思念,从未忘记。

    妹妹丢失是云燕又一个滴血之痛,因为和她有关系,是她不可饶恕的过错所至,一直在内疚和自责。

    云霞妹妹失踪,是张家的又一个悲剧,她至今还历历在目,想起来就悲泣流泪,悔恨不已。

    自那以后,她一直在寻找云霞妹妹,没有一点儿消息,有些绝望了,担心妹妹已不在人世。

    张云燕没有放弃,也决不放弃,还在打听寻找,会一直找下去,直至见到哥哥和妹妹的那一天,或者自己离开了人世。

    这是云燕今生的一大夙愿,已经无法实现……